国家认同是一种生命的绵延

发布时间:2020-10-23 作者:唐松林 来源:《中国德育》
半月刊 总第272期 2020年 第08期

国家认同是人与国家有机互动的产物,是人关于国家的情感、观念、信仰与理想的复 合体,是人性中天然的一种乡与土、家与国的民族记忆。青少年的国家认同,可笃定“我是 谁”的终极哲学追寻,可解锁“克定厥家”的同心密码。有了国家认同,如“小小泥土”的 个体生命,才不再是三维空间里的“孤岛”,而是时空参差延伸的“陆地”。

国家认同是一种关系的延展。关系即生命,是爱亲、爱人、爱家、爱乡、爱国的由己及 人关系的延伸,是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的真意。个体在积极实现自身本质的过程 中,创造与生成社会关系或社会本质,以在不确定与复杂的世界中,寻找安全与爱,于是把 灵肉归属于国家这个命运共同体。
 

国家认同是一种历史的续存。柏格森说,历史即生命。历史是生命的脉络,国家是集体 记忆与民族历史的传承。国家记忆与历史生命的渊薮,激活历史群体的生命家园。“惟器维 新,人惟其旧”,人的理性与信仰,总是回望群体来时路,甄定自我的生命坐标,流连历史 的生命家园。
 

国家认同是生命多样性的统一。它源于人性最原始的理性、情欲与意志的生命冲动;生 命参差,寓杂多于统一,是一种“与子同袍”的纵容气度,是寓哲学家、政治家、文学家、 科学家、工程师、军人与农民于整一的苍苍济济。不同民族文化及种姓差异的冲突、包容与 对话尤显重要。
 

我们常有这样的疑惑:一是不知国家是谁。国家抽象而不可琢磨,切近的自我利益总 是无底线地优先。其实,最具体的国家就是“我”,“我”的力量便是国家的力量。二是不 知国家认同为何物。其实,国家认同缘于对自己国家的理解、接纳与热爱,最终化为自己的 信仰,熔铸于自己的人格中。三是不知如何对待多元文化。视自己国家历史与文化为最优, 否定其他文化,这是一种极端的狭隘民族主义,它将使国家走向万劫不复之深渊。四是不知 如何实现国家认同。国家认同需要教化,而不是灌输,否则,权威与服从的关系,将滋生虚 伪、叛逆与荒诞。
 

国家认同与其说是人的社会化,不如说是生命的外化。国家认同是本能、历史与关系 等生命能量与国家意识形态的相遇与相融。“我”的心灵、“我”的班级、“我”的学校 与“我”的国家是一个整体。“我”就是我的国家!“我”智则国智,“我”仁则国仁, “我”勇则国勇,“我”富则国富,“我”正则国正,“我”自由则国自由,“我”幸福则 国幸福。一句话:“我”怎样,“我”的国家便怎样!
 

【作者系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湖南文理学院师范学院院长】

【编者按】
       国家认同是一种重要的国民意识,是维系一国存在和发展的重要纽带。缺乏应有的国家 认同,现代国家必然会陷入危机。在全球化潮流的影响和外部势力的干扰下,我国更应高度 重视对本国公民,尤其是对青少年进行国家认同教育,通过国家认同教育,使青少年自觉树 立国家自豪感、归属感和使命感,厚植爱国情怀。如何在新时代强化青少年国家认同教育, 是一项重要而急迫的课题。


本期特别策划,《中国德育》杂志通过下面这组文章,探讨青少年国家认同。
》增强青少年国家认同的四个向度  |向长征
》习近平“体育强国”战略思想与青少年国家认同教育  |姚宏杰  王晓燕
》新时代大学生国家认同教育的话语创新  |刘 羚
》香港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意义和改革路径   |高德胜 李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