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尊严及其可能

发布时间:2020-10-26 作者:蒋红斌 来源:《中国德育》
半月刊 总第278期 2020年 第14期

教师尊严是基于人的基本尊严之上的职业尊严。自古以来,教师职业一直备受尊崇。 当下,“师道尊严”受到严重挑战,教师尊严屡遭贬损,让人痛心。这固然因为个别教师 有违师道,但社会对教师角色的规范不当,教师角色边界模糊,也助长了损害教师尊严的 不良之风。


教师尊严是一种角色尊严,是个体或群体因承担了教师角色并尽到相应义务而获得 的尊严。它基于人的社会属性,是对教师的角色身份与社会地位的认同和尊重,也是对教 师义务和权利的表达。教师因其角色的重要和特殊而生成了特别的角色尊严,神圣性是教 师角色尊严的重要特征。教师尊严也是一种价值尊严,教师基于自身的职业价值而享有尊 严,是社会对教师的社会价值和道德价值的认可和肯定,既表现为相应的社会地位,也可 能转化为因被需要并认为有价值而产生的情感体验。价值尊严通过后天努力获取,依赖于 社会和他人的认可,因此具有个体差异性,也存在失去的可能。教师尊严还是一种德性尊 严,教师的道德状况决定了其是否应获得该尊严以及获得的程度。较其他职业而言,教师 的德性要求更高,自古以来对教师的各种界定和称誉,表达的还是对教师德性的要求和鞭 策。不管是角色尊严,还是价值尊严,其中都蕴含着德性的因素。


我们选择教师职业时,便有了享有教师尊严的可能。但保有教师尊严,却是一种能 力,以自身修养为基底,又有赖于外部条件的加持。


在构成这种能力的要素中,自尊是最基础、最重要的。这里的自尊更多是指对自己的 尊严具有高敏感性和明确的自我认同,有强烈的捍卫意识和决心,并愿意付出努力。这是 一种向他人宣告尊严神圣不可践踏的态度和方式,也是自觉维护他人尊严的条件。


尊严持有能力的另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要厘清教师角色边界。自从与“天地君亲”并 列,教师就高居于圣坛,“蜡烛”“园丁”等经典隐喻又把教师塑造成极端的奉献者,人 们越来越将儿童成长的所有职责都寄望于教师,教师职业边界被无限放大。人们要求教师 完美无瑕,却又不给予相应的尊重和爱护。这种既无上限又无底线的角色要求,严重模糊 了教师的责权边界,已成为教师难以承受之重。无论是教师自我定位,还是社会对教师的 角色规范,都亟须厘清责权边界,合理要求,充分理解,让教师感受到职业尊严。


教师尊严的维护必然离不开良好社会环境的保障。教育是国之大计,教师是立教之 本、兴教之源。我们要强调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与此同时要对贬损教师尊严的言行予以 严厉惩戒。惩戒并不能赋予教师尊严,但确实能防止教师尊严受到贬损。唯有如此,才能 真正使教师成为最受社会尊重的职业,才能保障教育的未来。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编者按】
       朱熹说:“师严道尊,教乃可施。”我国自古以来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习近平总书记 强调:全社会要大力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使教师成为最受社会尊重的职业。本期话题 聚焦教师尊严,就如何重塑教师尊严给出了不同维度的思考,希望能给教育理论工作者、一 线教师和广大读者一些启发。

本期特别策划,《中国德育》杂志通过下面这组文章,探讨教师尊严。
》我国中小学教师尊严研究:回顾与前瞻  |付 辉
》论师道尊严的再塑  |李树峰
》我国尊师重教传统的形成、式微与重塑 |周雅梦
》教师尊严来自何方  |周世恩
》乡村小学男教师职业尊严调查  |计思多 曹晓婕 郑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