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评价改革要实现四个转变

发布时间:2020-10-26 作者:余清臣 来源:《中国德育》
半月刊 总第282期 2020年 第18期

教育评价在当前为何如此紧要和受到密切关注,这都是与教育评价本身的内涵相关 的。教育评价从表象来看经常是评选、评奖、考核、选拔等活动,但是这些多样化表象对 应的内涵却是模糊的。在回溯教育评价定义发展的基础上,教育评价越来越可以明确理解 为一种具有技术内涵的实态把握和价值判断活动。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上明确提出了要坚决克服教育评价的“五唯” 问题,这说明消极的教育评价已经成为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作为技术工具的教育评价活 动主要服务于什么目的?两个根本的方面是不能忽略的,一是诊断和促进,二是选拔和分 配。教育需要良好的运行状态和更高水平的产出,也需要对职责、权利、资源、财富和机 会进行合理配置,这两个“需要”决定了教育评价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没有教育评价 的支撑,教育会重归自发状态,这样的教育难以回应人类社会在追求发展和避免危机上的 积极性。


教育评价的主要目标是对教育进行实态把握和价值判断,实现这个目标的核心难度 则主要体现在持有与表现、复杂与简化、未知与已知、个体与群体等四个维度的辩证关系 中。目前的教育评价之所以被诟病,被提出最多的一个原因就是太过“表现主义”,没有 真正关注教育参与个体或部门内在积淀和生发的“持有”,但这些“持有”经常发挥着没 有外在“表现”的积极功能。“五唯”教育评价的核心问题就是片面地简化,虽然依据关 键指标进行整体把握是一个相当理想和经济化的状态,但过于简化的教育评价会忽视教育 系统本有的复杂。现有教育评价的确立基础是我们对教育的现有认识,但是教育认识虽不 断发展,也难以破除对教育世界的所有未知。当前对教育评价的不少批判是维护主体性或 个体性角度的,但这与教育评价经常被群体用来实现整体教育发展的情况不对应,群体层 次的教育评价对个体产生一些制约和规范是正常的。


因此,目前的教育评价改革相对以往至少要实现四个方面的转变:一是坚持整体性视 野,时刻意识到教育评价是对某个方面或参与者整体的评价,任何简化都有背离整体的风 险;二是保持教育评价的动态发展性,跟随对“持有”的更多认识、对复杂进行简化的手 段升级、对已知边界的扩大、对个体与群体关系的优化而动态发展;三是对教育世界的多 样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保有必要的尊重,在对这些方面的深化理解中追求信度和效度; 四是有意识地进行反思和接受“再评价”,教育评价本身也需要进行更高层面的实态把握 和价值判断。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基本理论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编者按】
       教育评价具有导向、监督、管理、激励等功能,事关教育发展方 向。科学的教育评价有利于提高教育质量、完善教育管理系统、规范教 学秩序、健全学生成长。教育工作者要大胆改革、积极探索,着力破除 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建立科学的、 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充分发挥教育评价的积极作用。

本期特别策划,《中国德育》杂志通过下面这组文章,探讨教育评价改革。
》从大众视野看唯分数论评价改革  |刘磊明
》制度伦理:教师评价改进的新视角  |刘志芳
》中小学学业质量综合评价的区域创新 — 以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为例  |陈国民 王 斌 孔建美
》大数据支持下的学生评价新路径微探  |沈群亚
》以人为本视野下教育经费评价机制的突破与重塑  |刘大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