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德师风:在自我与社会的交互中生成

发布时间:2020-10-26 作者:郑葳 来源:《中国德育》
半月刊 总第283期 2020年 第19期

教师,是育人的职业;师德,是教师的立业之本。为人师者,“所学要为世人之师,所 行应为世人之范”。教师身肩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历史重任,一言一行关乎学生成长,更 关乎强国和民族复兴的伟业。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师德师风建设,对广 大教师提出了“四有好老师”“四个引路人”“四个相统一”等明确要求,强调“评价教师 队伍素质的第一标准应该是师德师风”,同时要求“要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引导广大教师以 德立身、以德立学、以德施教”。师德师风建设,是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首要任务。


长期以来,师德师风建设以强调崇高师德为价值引领,以教师自身道德规约为发展举 措,尽管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因过于强调高线追求,弱化了对行为的底线规约;过于强调 道德宣讲和说教,忽视了道德认知与内化;过于注重教师个体的反省修身,忽视了社会文 化的支持浸润。这些在面对新时代、新形势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和新挑战时,就 显得力所不逮。


师德的发展,是依赖于情境的。在美国心理学家劳伦斯·柯尔伯格看来,道德的发展 与不同社会文化环境密切相关,观念的形成源于社会交往。换言之,社会崇尚什么,深寓 其中的人也会努力发展什么。一个坚定共产主义信仰,弘扬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 也将拥有一支道德高尚、勇于奉献、心怀大爱的教师队伍。反之,如果教师失范,那也将 导致社会失范。因此,崇尚有道德的人生,提高教师地位,使教师成为受人尊重的职业, 是一个理性、负责任的社会所应为。


师德的发展,是主体的反思性实践。师德的养成不是把一套既定的规范、规则灌输进 “等待装载心智与道德洞穴”中的过程,而是主体不断积极主动建构的结果。尤其当人处 于道德的灰色地带时,对于“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通过什么样 的行为方式成为理想的‘我’”这类问题的追问,将会使主体能够自律自觉地用“德”来 推理、反思和内化,使“自我”挣脱两难的困境,使师德得以向高处跃升。


教师的自我建构与反思,是师德生成的核心机制。启功先生在提出北师大“学为人 师,行为世范”的校训时曾说过,“实践校训,关键在于师生的自觉性”。所学能否真正 成为师表,并不是“职称”“级别”所能衡量或代表的;所行能否真正成为模范,也不待 旁人选举出来,而是要随时扪心自问有没有可惭愧的思想行动。


新时代,是逐梦的时代,也是奋进的时代。新时代的教师,应以立德树人、立德为师 为己任和共同追求,慎思笃行,努力托起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

【编者按】
       教师的思想政治素质和道德修养水平直接影响人才培养的质量,加 强师德师风建设,是新时代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的客观要求。教育部等 七部门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师德师风建设的意见》强调,新 时代师德师风建设工作要把师德师风作为评价教师队伍素质的第一标 准,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师德师风建设全过程,严格制度规定, 强化日常教育督导,加大教师权益保护力度,倡导全社会尊师重教。

本期特别策划,《中国德育》杂志通过下面这组文章,探讨师德师风建设。
》新时代师德精神重构及其培育路径探索  |潘 平
》落实“师德第一标准”的实践策略  |郭潇莹 何 美
》师德“凝视”:从他者形象到主体建构  |翟毅斌
》道德决策理论视域下师德培训内容与形式探究  |高雅茹  
》师德的三重境界  |李树峰